用户登录投稿

华语小说协会主管

那一刻,我落泪了
来源:华语小说网 | 王铎儒  2023年04月04日20:46

少年,向风自远航,希望兜着巨帆,驶向仅属于我们的远方。思绪至此,何人能忍眼中滚烫泪水不汩汩流淌?

春,久违,心荡漾。我信任春季,与少年一般模样,东风一阵,带着生机与绿意抚向少年脸庞。操场之上,观众席间,老师带来运动员出了些状况不能上场,临时需要一位替补的消息。于我而言,体育如枷锁,如梦魇,更何况长跑项目,似一座大山似一座囚笼,我对自己的否定在耳边一遍遍回响,老师失望的眼神如重锤一般“哐哨”一声砸得我们生疼……我顶起了一只似乎承载了我命运的手,“我试试……?”我在绯红黎明般的跑道上前行,只听得蝉鸣微嫩,东风惺忪。良久,我到达终点,名次与奖项随柳絮飘远,一位同学说的“今天天气晴朗”却久久不散。春季的轻柔捎来了口信“恭喜,与不属于你的自卑告别——”

“少年振衣,岂不可作千里风幡看?少年瞬目,亦可壮作万古清流想——”

那一刻我落泪了,随看泪水蒸发,少年正如朝霞。

我热爱但丁的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我听来只觉知音在远方,不必担忧不必彷徨,能影响你的,只有你的选择。干磨万击是郑燮坚忍不拔的写照;粉身碎骨是于谦清白自身的抉择;凌寒独开是王安石踽踽独行的缩影;而力排众议坚守自我是我不变的航向。有人似乎在我之前,有人似乎在我之后,而我只在意我能否摒除他人碎语,我只在意我是否有林清玄那“别人如何想我不顾,我只勇敢绽开的勇气——”

大善无帮,何惧孤步?何惧毁谤?那一刻,我落泪了,我有毅力踽踽独行,我有勇气心怀远方,不畏山海,我自向阳开。

当希望与困境对垒,希望可以从精神上压倒敌方。南宋与金对垒,辛弃疾一心向国恢复中原;斯科特与极端天气对垒,他饱含希望热血满腔;东周礼崩乐坏,孔子周游列国,闲言恶语在耳畔问响,但建立大同社会也扎根于他的胸膛。那些时刻他们不约而同选择了希望,最终也的确不负众望。诚如斯言“我们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是萌动的百花在风中奔跑,灌满了希望。”

那一刻,我落泪了,为了青春,为了信念,为了希望,为了必胜的春风即将穿膛,为了独属于我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