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华语小说协会主管

怀念胡日达
来源:《民族文学》汉文版2023年第2期 | 苏日塔拉图  2023年03月09日15:16

父亲一辈子都在怀念一只狗,这只狗叫胡日达,是父亲养的一只蒙古猎犬。我们小时候,胡日达是个传奇,我们听过不计其数有关它的故事。胡日达虽然是一只狗,父亲讲起它的时候完全像是在跟我们说他的一个好朋友、一个最亲近的人。

胡日达是达尔罕旗有名的富人高尼格尔的三十条白狗的后裔。当年的高尼格尔在达尔罕旗是屈指可数的富人之一,但是他的名望不是因为他有“满沟壑的牛羊”,而是这三十条纯白色的蒙古细狗。高尼格尔的狗有专门的“狗司”,每每出猎那气势绝不亚于王爷。

早上天刚刚亮,高尼格尔套布村的上空传来高尼格尔走马有韵律的嗒嗒蹄声和高尼格尔盛气凌人的叫喊声:“把孩子、狗还有羊啊牛犊什么的都给我圈起来!”高尼格尔霸气十足的沙哑嗓音在高尼格尔套布无异于一道“圣旨”,女人们好像大气儿都不敢出,搂住小的拦住大的,惊恐着说:“三十条白狗要出来了,不许跑出去,会被咬死的。”男人们则是着急忙慌地把那些牛啊羊啊撵回院里圈起来。这时的早晨村里出奇地静,那个时候高尼格尔套布村几乎家家都养狗,村里的狗对三十只白狗早已闻风丧胆,都乖乖躲进屋里或蜷缩在高高的草垛上大气都不敢出。在一片死寂中,三十只白狗浩浩荡荡地涌出高尼格尔家的大门。狗群的正前方,是身着红狐狸皮大氅红狐狸皮帽子手执皮鞭趾高气扬的高尼格尔,紧随其后的是载着“粮草”的四套马车,狗群追随马车的左右前后踩着马铃狗铃的好听声音愉快地奔跑着,压后阵的“狗司”挥着大鞭子时不时用只有狗能听懂的“语言”吆喝着。高尼格尔打猎从来不用枪炮什么的,那些连个准星都没有的破土枪砂枪岂是这训练有素脚力非凡的三十只狗的对手。高尼格尔率三十只白狗出猎一般要走四五天、七八天,什么时候四驾马车装不下猎物了才大摇大摆地往回走。据说高尼格尔是在不到六十岁的年龄突然病故的,三十只白狗的传奇一直延续到他死。

那一年村里搞土改,有个贫农小伙子叫那白雅尔,是父亲最要好的“猎友”,在贫下中农分“胜利果实”时,那白雅尔放弃牛马羊,分得一公一母两只狗,为高尼格尔的三十只白狗留住了“火种”。当时,父亲是村里完小教员兼“土改”记账员。转年,那白雅尔分得的母狗产崽,父亲是那白雅尔的好朋友,狗仔养到四十天,父亲扛上一袋子糜子炒米糠,挑回来一窝狗崽中最健硕的一只,这个狗崽就是胡日达。胡日达沿袭了高尼格尔三十只白狗的高贵血统,体硕,身长,腰细,毛短,一身雪白,没有一丝杂色。

胡日达从到父亲手上那一天,就和父亲形影不离。十七岁的父亲是村小学唯一的老师,父亲每天给学生上课,胡日达会悄悄地跟上来,下课再跟回去。胡日达是只超有灵性的狗,平时它很凶,鲜有狂吠,只要它看谁不顺眼就会突然扑上去,奇怪的是,它对学校的孩子们却表现出难得的温情。每天远远地蹲坐在校门外的土坡上,有时候孩子们下课从它身边跑过甚至不小心碰到它,它都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它像一个更夫,每天都是那样专情地凝视着校园。胡日达的存在,让满村子野跑的狗们望而却步,散放的牛羊和闲杂人等也都绕着走。

胡日达是猎场上的神手,具有豹子般的爆发力和鹰隼般的擒杀功,诸如野兔之类善跑的猎物基本都是眼到擒来。行猎是科尔沁人的一大嗜好,与其说史上的猎事是蒙古人的生计需要,倒不如说是蒙古人的战事预演,猎场即演兵场。而科尔沁人的行猎习俗,到了清朝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传说科尔沁蒙古细狗是蒙古贵族从清宫的洋犬引的种,与当地犬杂交而来。高尼格尔的三十只白狗,就是经过多年杂交改良的蒙古细狗中的上品。科尔沁人行猎一般都是用蒙古细狗做猎具,猎事中既有出奇制胜又有周密部署,既有单兵作战又有团体协作,行猎是猎手与猎手、猎犬与猎犬、猎犬与猎物的反复较量,主人与犬的欲火妒火会不断地煽动起来,由此,猎事会精彩不断好戏连台。蒙古人有一句俗语叫“在乎的不是猎物,在乎的是打猎的过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父亲曾经不止一次这样说,“那时候,骑快马,领着上好的蒙古细狗称霸猎场是每一个血性男儿的一个梦。”

父亲养胡日达的那些年,猎事正旺,父亲是学校教员,眼看着伙伴们三五成群吆喝着去打猎,眼看着他们背着驮着满载而归,还要请他吃还要把自己爱犬的战绩炫耀到唾沫星乱飞。父亲的舅舅天天把胡日达借走,晚上回来炖一锅兔肉喝得两眼通红,搂着父亲傻笑着说:“还是我的胡日达,别的狗连它热乎屁都闻不着。”他还怂恿父亲,你有这么好的狗当什么教员,这狗在你手上白瞎了。父亲当年只有十七岁多一点儿,这样的诱惑如何抵挡得了?他坚决不再当教员了!他要领上胡日达打猎,他要去称霸猎场!

第二天,父亲果然一个人跑到区委递了辞呈,伙伴们好一阵欢呼雀跃。父亲辞了教员后,区里又派了一个教员,父亲天天和伙伴们打狐狸追兔子好不惬意。父亲的胡日达在猎场上神勇无匹,父亲又找到了猎场霸主的感觉。

可是,没过多久,父亲发现胡日达出猎不那么兴奋了。胡日达是一个内向沉默型的狗,唯有在出猎时高度兴奋,每次出去打猎,父亲总是若无其事地吃饭喝茶,小心翼翼地备马备料,一切安排妥当了才偷偷揣着胡日达的红缨子脖铃,冷不防套到它的脖子上,胡日达戴上红缨子脖铃即刻狂喜不已无法自持,好像被这喜讯完全冲昏头脑了似的。这个时候父亲会飞速跨上马背神气十足地领着胡日达向猎场进发。就是这样一个只要嗅到出猎的气息就兴奋到死的胡日达最近却对猎事没有太大兴致了,猎场上也全然没有了之前的英气勃发。父亲以为胡日达病了,直到有一天,父亲照例把胡日达出猎的红缨子脖铃给它套上,纵身上马,却不见了胡日达,父亲在马背上仰着脖子叫“胡日达,胡日达”仍不见它的踪影,父亲急忙打马去找,到村口,父亲远远地看见胡日达蹲坐在学校门口,很沮丧地凝视着它熟悉的校园。这件事好像是胡日达突然反目狠咬了父亲一口,让他完全没有了出猎的兴致。此后,父亲还有好几次看见胡日达独自在校门口呆呆出神,胡日达的古怪举动深深触动了年少莽撞的父亲,让他对自己当初辞去教员职务的鲁莽行为感到懊悔。恰在此后不久,区里又来找父亲,说村里学校学生多了,一个老师教不过来,让父亲回学校继续当教员。

父亲回到学校后,逢节假日仍然出去打猎,这个时候的胡日达,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只要不是父亲的舅舅借它出去打猎,它还会老老实实地蹲在学校门口等父亲。出去打猎,仍然是兴奋到欢呼雀跃,在猎场,仍然英气勃发力拔头筹。几年之后,父亲的那个学校又来了几个老师,学生也更多了,父亲也经常到二十里外的区里取课本汇报工作什么的。去区里一般都徒步走,而途中时常有狼等出没,为防不测,父亲每次去区里,都带上他的胡日达。

有一次,父亲在回家的路上真的碰到了狼,而且是两头饥饿中的狼。天刚刚擦黑,四野草高林密,两头狼停在离父亲四五十米的地方,恶狠狠地盯着父亲,父亲慌忙拿出随身携带的铁夹子“咔咔咔”发出响声,想吓退恶狼。狼面无表情,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父亲更加惊慌,欲求助于胡日达,可是胡日达却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父亲以为胡日达偷偷溜走了。正当父亲手持铁夹子准备与恶狼死拼的时候,看到胡日达从狼的后面匍匐着迂回过来,对这两头拦路狼发起了突然袭击,胡日达飞一般扑向一只狼,狠命地咬住了它的咽喉,同时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吼叫。狼被胡日达突袭时的气势吓住,另一只狼丢下伙伴夺路而逃,被咬住的那只从胡日达的坚牙利齿中抽出血淋淋的脖子也拼尽命逃去,胡日达怒吼着穷追不舍,眨眼的工夫狼和胡日达就消失在父亲的视线里。父亲朝着胡日达追去方向边跑边喊,胡日达和狼早已无影无踪,寂静的夜空隐约传来狼与胡日达血拼的惨叫声。不知过了多久,胡日达回来了,只见它满身都是血,一只白狗生生被染红了,它身上的伤口还渗着血。受伤的胡日达把父亲带到了它的战地,地上一只狼早已毙命,另一只不知去向。

面对恶狼如此威猛刚烈的胡日达见到疯狗却从来不敢进犯。胡日达是一只“净骟”过的公犬,据说“净骟”后的狗对同类是十分凶残的,胡日达也不例外。它经常跟别的狗决斗,跟胡日达过招肉搏的狗,一般是非死即伤。胡日达虽然对同类出手够狠,但一见到狂犬疯狗就夹着尾巴落荒而逃。有一次,一只疯狗闯进了我们家院子,刚好有几个孩子来老师家玩,平时只要听到有人喊“疯狗、疯狗”就避之唯恐不及的胡日达这次却直奔疯狗而来,它机智地围着疯狗又吼又叫,疯狗看到胡日达,横咬着舌头直直地向它冲过来,胡日达很敏捷地躲避着,机智地引诱疯狗跟它走,疯狗果然流着口水追咬胡日达,等把疯狗诱骗到村外,胡日达拔腿就跑。而后站到远远的高坡上静等爷爷持着“海木勒布鲁”活活把疯狗的脑袋敲碎。

猎犬一般寿命都是比较短的,再好的狗在猎场上独领风骚也就那么几年。这一年,英勇的胡日达已经十三岁了,十三岁的胡日达两鬓长出灰白的胡子,锐利的牙齿失去了锋刃,父亲那骄傲的白色闪电已暗淡了许多。苍老的胡日达悲壮地从雄霸一方的猎场退役,赋闲在家,这时的胡日达变得不那么凶残了,看到一些小狗小猫,也会面露一些温情。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去偷袭小兔什么的喂家里的小狗。

....

苏日塔拉图,华语作协会员,通辽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内蒙古艺术学院特聘教授,内蒙古民族大学客座教授,国家艺术基金专家库评委,“科尔沁历史文化长廊”总设计总撰稿。在《民族文学》《草原》等刊物上发表散文三十余篇,创作舞剧《天上的风》、音乐剧《尚喜树》等。迄今创作歌词总计六百多首,其中,《永远的赞歌》《永远的乌兰牧骑》《人民至上》等三十多首歌曲在央视播出。所创电视系列剧《最美逆行者》主题曲片尾曲《人民至上》为2020国庆晚会、2021年元旦晚会全国脱贫攻坚表彰大会文艺晚会演出曲目,歌曲《守望相助》登上2016年央视春晚,并获自治区“五个一工程奖”和“乌兰夫基金民族文化艺术奖”,歌曲《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回望》《多想听你唱首歌》《金色摇蓝》《嘱托》分获自治区“五个一工程奖”和“萨日纳奖”。《永远的牧歌》和《金色摇蓝》入选2019年度华语当代歌曲创作精品工程“听见华语听见你”。